四月的穀雨帶走了清明時節的薄涼,春天越來越深了,生命越來越厚了,季節越來越暖了。時光的阡陌上,風含情,水含笑,花開似錦,草長鶯飛,桃花落盡,杏花素潔,梨花勝雪,海棠依舊。
  含香的季節,輕輕地折一枝青梅,趁著詩酒嘉年華,我把心事種滿青綠的詩行,遙寄給天涯的Pretty renew 旺角竹馬。幾經輪回之後,如果再度相逢,你是否還會記起曾經雲夢般的過往?
  煙雨江南,杏花微雨,輕風微瀾,花開傾城,海棠遞信,雲中誰寄錦書來?時光的老巷口,飄蕩著丁香姑娘的芬芳和憂愁,青石板鋪就的雨巷纏繞著江南的溫柔。踩踏著江南水鄉的韻腳,走在潮濕的雨巷裏,於那淒婉迷離的詩句中,尋夢。獨自撐一葉蘭舟,徜徉在時光無涯的荒野上,待我長髮及腰,可否抵達我夢中的十裏紅妝?
  光陰輕歌曼舞,我跌落在暖暖的人間四月天裏,行走在春深處,經過風居住的街道,我看見城南的舊事還掛在海棠花開的枝頭。於是,便很想去看看一朵花開的模樣,邂逅一次萍水相逢的遇見。她們說,每個女子都是一朵花,那麼我此刻的姿勢定是如此,如此孤絕,遠離熱鬧和喧囂,以獨自的姿勢,獨自開放。
  想必,每一朵花開,都是需要機緣的,有緣的人才可以看到花開的美麗,聽到花開的聲音。我想,花開的過程一定是疼痛的,所以才會有四月裂帛之說。三月的駝雲傾倒的是二月的水穀,四月的天空如果不肯裂帛,五月的袷衣如何起頭?
  也許我的前世,就是佛前的一朵蓮花,只因為某一天你途經古刹,以朝拜的姿勢頂禮膜拜時,不經意間目睹了我清水出塵的絕美綻放,恰逢那時花開,我們正好遇見過。你驚鴻一瞥駐足凝望,我情根深植淚染相思。所以,才會有今生,這一場紅塵的遊歷。這一生,我只是一朵誤入凡塵的蓮花,帶著一顆潔淨的心,與你相逢在紅塵的渡口,怎奈情深緣淺,只能雲水相忘。
  佛說,因為你前世五百次頻頻回眸,才換來今生紅塵中的這一次擦肩而過。你可知,前世那一場梨花勝雪的相逢,早已把你的微笑刻畫成永恆的瞬間。纖細的手指總是挽不住飛逝的流年,當掌心拂過流年,抬手的瞬間便輕輕地撩撥起經年的往事。即使輾轉千年,那個永久的畫面,依舊寫意著一段又一段銷魂蝕骨的孤獨。你,轉身離去的背影,無情地灼痛了我殷殷的期許,瘦盡了這一季的盛世芳華!
  四月未央,花事未了,漫步在櫻花飛舞的小徑上,頭頂落英繽紛,往事在蔥綠的陌上已染花涼。融入骨血的念被生生地剝離,宛若裂帛的疼痛被深深地埋葬。四月的溫暖暖不了靈魂的荒蕪,很想伸手采一片陽光種在心上,溫潤我內心荒涼的山水,可是紅塵那麼深,時光那麼淺,終究難以抵達緣分的彼岸。
  日光明麗的春天,應該是最適合遠行的季節,很想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,和那個最親的人,一同出門遠遊。可是塵事的Pretty renew 旺角紛擾束縛著我渴望行吟山水的素心,終究只是一個凡塵女子,無法做成那草木閑情的賞花之人。
  風起,花落。風住,塵香。四月裂帛,杜鵑啼血,芳菲未盡,荼蘼花開。花謝花飛花滿天,柳絲榆莢自芳菲。靜靜地俯身蹲下,低落在塵埃裏,輕輕地拾撿著一路隨風飄落的花瓣,鼻尖飄過一縷縷暗香,那應該是花開的記憶。掬一捧落花,拾一段過往,我欲輕輕地掩埋。落花香滿徑,弄花香滿衣,未若錦囊收豔骨,一抔淨土掩風流。這一世的愛恨,也不過是一朵花開的時光,猶如煙花般絢爛而寂寞。祈願質本潔來還潔去吧!
  時光若水,花開花落皆是世間最慈悲的懂得。輕倚歲月斑駁的城牆,清影凝霜,悄悄地將沉澱的心事,婉約成青花瓷的夢想。而風過處,香飄四溢,時光淺笑嫣然,光陰裏終是散落了一地淡淡的疼。
  夜靜謐,燈火闌珊處,我拂袖起舞,於夢中徘徊,相思蔓上心扉。是誰在輕卷珠簾? 梨花淚沾染了墨色淌,千家文,都泛黃。夜月明 ,此時難為情!
  當細雨落入某一個春天的清晨,悄悄地喚醒了懵懂的枝芽。江南的煙雨輕輕地打濕了綠蘿的青衣,聽微風在耳畔淺吟低唱,還有燕在枝頭呢喃私語。輕卷珠簾,是為誰?歎流水兮落花傷,誰在煙雲處琴聲長?
  越過塵封千年的唐風宋雨,穿行在陽光明媚的春光裏,花香繞肩,綠樹成蔭,柳絮如雪,山河依舊,流年無恙,錦瑟雖已逝,二十四橋仍在,且看那波心蕩漾,冷月無聲。
  時間煮雨,歲月縫花,往事微涼。“你曾說過不分離,要一直一直在一起。現在我想問問你,是否只是童言無忌?”有些承諾輕如羽衣,總是難以承載那些埋在心底的深情。開始學著在薄情的世界裏深情地活著,默然相愛,寂靜歡喜,真愛無須表白,抵達即可。
  時間總是無聲無息的記錄著我們匆匆行走的腳步,不經意間就教會了我許多東西,譬如承受,譬如懂得。
  時光不動聲色的美麗著,光陰老了,人心淡了。生命裏原本就有很多定數,該深刻的東西必會越來越深直至刻骨銘心,該淡忘的事情也必定會漸行漸遠了無痕,光陰的故事在我們未曾預料的時候就已擺好了局。人生如棋局,生活如飯局,我們每個人都不過是一枚棋子,於生活的方寸間不斷地重複著既定的Pretty renew 旺角格局。今生,我從不後悔我曾愛過你,感謝你給了我那麼多的美好,見與不見,愛都在。你來過,已經足夠。
  擺渡紅塵,我們都是人間紅塵客,我也只想做一個安靜的看客。滄海桑田,歸去塵寰外,春山桂樹叢。繁華落盡,塵歸塵,土歸土,風煙俱淨,天山共色。
  如果輪回中還有來生,我想我定然是不會再去愛誰了,我還是會選擇安安靜靜地去做佛座前的那朵蓮花。因為我喜歡站在高處,俯視芸芸眾生的喜怒哀樂,情願讓心高高地飄在雲端,不悲不喜,遺世獨立,站成永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vnhdhsww 的頭像
mvnhdhsww

mvnhdhsww

mvnhdhsw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