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在大學裏看到史上最個性的名字彙總,覺得很搞笑,“杜子騰”、“范健”、“秦壽生”如此等等,笑過之後記憶猶新。覺得最有創意和內涵的實屬“范健”這個名字,給他起名字的那個人一定是個了不起的人,深刻地洞悉了烙在人類身上的朱痧痣,並且只用了兩個字簡煉准確毫不拖遝,令人反思良久。我是很佩服這個人的,更佩服他的名字。

  經過幾番抗爭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,真正身處其中又不斷尋找家鄉的影子,一碗面、一份涼皮、一個老鄉…都可以當成驚喜,但是卻已吃不出家鄉的味道了,難免滿懷失落。難道這不是“范健”是什么?明知道自己不管在哪都會好好生活,卻仍舊無時無刻不帶著對他們的思念,尤其是不舒服的時候思念會變成會呼吸的痛,一呼一吸之間都撕扯著自己那根脆弱而又敏感的神經。

  上沒有什么東西不會褪色變質,只有回憶能使一切永恒。雖然有人說回憶是許多年老態龍鍾之時經曆了人世無盡的滄桑,才有資格做的事情,可是我不這么認為。現實的寒冷如果可以以回憶的溫暖來驅散,並因此激勵著人們不斷前行,那更應該時刻保有一份緬懷的心境。走過的路,不管短暫抑或漫長,之所以不能忘,就是因為它不是代表了一段慘痛就是代表了一場輝煌。慘痛的汲取教訓,輝煌的總結經驗,再在現實社會中不斷吸收能量,終究會在老來回首時發現,彌漫在自己身後的是一片亙古不變的輝煌。那時的所有一切對自己來說都不會變質不會褪色,酸甜苦辣不論幸福還是災難,只有真真正正體驗過它的人才有資格說抱歉。

  突然想起家裏的蘋果和瓜子。一直都不是個喜歡吃零食的人,除了偶爾的所謂“垃圾食品”,似乎只有瓜子(一定要是幹炒的)和蘋果是自己的最愛,當然蘋果並不能稱為零食。也許是懷念曾經一起邊吃瓜子邊聊天的時刻,其實是想念那時的那個人,特意走過大街小巷並無收獲,卻在一次不經意間買菜回來驀然回首,一塊磁鐵就把我吸到了那個小店邊,就那樣滿心歡喜,覺得自己好寥落。自此以後偶爾過路經過那家小店,都會把那份驚喜的回憶帶回家裏,即使只有自己一個人傻傻的喜,也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。從此坐在那裏看書或報紙眼動嘴動手動腦袋動,調集了各個器官的能動性,似乎更加公平了一點,也給寧靜的生活添加了些許伴奏。

  曾經看到一則關於情緒與飲食的生活小常識,傷心時吃甜食可以適當安慰心靈情緒會變得好起來,憤怒時吃堅果之類可以把情緒發泄在咬嚼之動作中……覺得有一定道理,雖然自己很少有憤怒的時刻,但吃瓜子已經成了一種習慣,一種不是以發泄而是以思念為目的的習慣。當某些行為成為一種習慣,它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,想要改變很難,即使一絲反常都會讓自己變得茫然。主要原因它並不是什么壞習慣,那就連改的必要都沒有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vnhdhsww 的頭像
mvnhdhsww

mvnhdhsww

mvnhdhsw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