拈一段唐詩南經,取一闋宋詞清曲,於皎月如銀的夜幕下,品一杯晨露,任涼風,襲起我的裙擺,任思緒,飛滿天。
感歎於流水東奔;惋惜於花謝花飛,紅消香斷;懷念於落絮輕粘繡窗。想負一荷鋤,剷除內心的體重管理雜草,留下一片淨土,無奈雜草叢生,揮之不盡,只留下疲憊的身軀。
曾經想一人擺渡於桃花源,不想驚起一灘鷗鷺,卻無奈於最後的爭渡;曾經想捧一杯梅花酒,舉杯邀月,卻落幕於觥籌交錯的宴會中;曾經想泡浸於一墨紙香,掬一坯淨土小棲,卻流連於繁世的喧囂。
有時想好好地醉一場,管他一年三百六十日,春盡紅顏老;有時想好好地瘋一場,管他冷雨敲窗被未溫;有時想好好地活出自我,管他異樣的眼神與嘲笑。
涼意慢慢濕透了我的回憶,那個素面朝天的小女孩,那個在暮日下葬花的女孩,那個習慣用文字填補心靈空白的女子,如今,已經蹤跡難覓。
或許,這個世界有太多的誘惑,亦或許,是自己不夠堅定,才讓自己慢慢地淪陷,淪陷於中潤花花世界中。
不想沉淪在紙醉金迷中,不想留戀於燈紅酒綠中,不想在意於他人的流言蜚語中,只想做最真的自己,只想返璞歸真。
喜歡靜聽雨打芭蕉聲,當曙光乍現,便嬉戲於紅肥綠瘦中;喜歡傾聽鳥語落花聲,於寂靜的熱鬧中,陶醉於漫山遍野的蔥蘢;喜歡秉燭夜遊,於疏影媚媚的竹林中,訴說一日的辛酸與樂趣。
或許,天空最美的時候不是朝霞映紅時,而是萬裏晴空的那種遼遠;或許,大海最遼闊的時候不是海浪連排湧出,而是風平浪靜時水天連一的深遠;或許,鮮花最美的時候不是滿山通紅,而是化作春泥更護花的花魂。
終於懂得,與其匆匆奔走於紛世,不如停下腳步,擁抱所有,真誠對待。正如赤裸裸地來,赤裸裸地走,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任何一片雲彩。
什麼才是最真?卸下面具,放下包袱,活出現世的自我。對一花,可以自言自語到天黑;對一樹,可以同珍王賜豪 放空自己到黃昏;對一葉,可以凝視到落淚。一個純潔的我,一個多愁的我,是最真實的自我。
繾綣詩情,畫於手心;半邊明媚,掛於眉間;半邊憂傷,藏於心間。於手,於眉,於心,由外到裏,塑造一個不帶雜質,真實的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vnhdhsww 的頭像
mvnhdhsww

mvnhdhsww

mvnhdhsw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